首页|社会|娱乐|体育|文化|科技|综合|健康养生|军事|国际|汽车|时事|财经|教育|旅游
定坛网 首页 > 军事 > 黄旭华:隐姓埋名数十载,皓首永葆赤子心

黄旭华:隐姓埋名数十载,皓首永葆赤子心

来源:网络  2019-10-25 14:53:06    

[向共和国勋章国家荣誉人物致敬]

光明日报记者夏静张锐光明日报记者程晓

走进719中国船舶工业集团公司名誉董事、前董事、中国工程院院士黄旭华的办公室,两个潜艇模型和一幅16字书法作品脱颖而出。

几十年来默默无闻的黄旭华,毕生致力于中国核潜艇事业,为核潜艇的发展和跨越式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。面对“共和国勋章”的最高荣誉,他说他只是作为代表获得了这一荣誉。

“我们的核潜艇工作是国家努力协调的产物,是集体智慧的结晶。我只是站在我的立场上,和每个人一起做得很好。它涉及26个省、市、自治区和2000多家工厂、研究所和大学。我只是他们中的一员和代表。荣誉属于每个人,荣誉属于集体。”黄旭华说道。

青少年坎坷不平,决心为国家服务。

山川破碎,风在吹,生活经历在飘,雨在打。

战争年代,黄旭华的学习道路极其曲折和坎坷。小学毕业后,由于全面抗战的爆发,他有半年多不能上学。得知县中学已经搬到山区,他和他的二哥走了4条天山路,他们的脚都被血浸透了。后来,经过几次波折,他终于考入桂林中学。

桂林作为当时后方的一个重要城市,遭受了日本的轰炸。每次防空警报响起,人们都不得不离开城市躲在避难所里。对迷路的人来说,拉响警报已经成为一种生活方式。黄旭华回忆说,如果警报没有解除,他会躲在山洞里一天,挨饿一天。当日本人轰炸时,这座城市充满了烟火和废墟。

"我的生活是由日本飞机的轰炸决定的。"当时,黄旭华深深地感到中国太弱了,弱国会被打败和屠杀。他决定学习航空、造船和通过科学拯救国家。黄旭华被当时的中央大学航空系和国立交通大学航运系录取。他坚定地选择了轮船专业。也是在大学期间,黄旭华成为了一名共产党员。

黄旭华入党时曾说过,为了革命和人民,他可以牺牲一切。他需要流血,他毫不犹豫地流血。血液需要排一次,没问题。如果你需要一点一点慢慢流动,这将是一个很好的测试,没有问题。

六十多岁,勇敢探索龙宫

"核潜艇将在10,000年后建造."

研究、实验、设计、基础设施、生产,带粗算盘和计算尺,带两个核潜艇玩具模型,带重秤...通过大量的计算和实验,黄旭华和他的同事们突破了传统的造船工艺,最终一个接一个地摘下了核电站、水滴船体、发射器等“七朵金花”。1970年12月,中国第一艘攻击核潜艇成功发射。1974年8月,中国第一艘核潜艇正式列入海军战斗序列。1981年4月,中国第一艘弹道导弹核潜艇成功发射...

1988年4月,中国进行了第一次潜艇深潜试验。考试前,一些参赛官兵的思想起伏不定。“我们的实验绝不是我们所有人的荣誉,而是要求我们所有人完整地带回测试数据。”作为总设计师,黄旭华在与参赛官兵的讨论中表示,他将与所有人一起潜水。

当潜艇完成最终的深潜试验并漂浮到安全深度时,全体船员沸腾了。船员要求黄旭华在船上刻字。他觉得可以,就挥了挥笔说:“华迟佳翁,赤潭龙宫。”大海波涛汹涌,尽情享受吧!

“我们的船,从里到外,完全是由我们中国人制造的。所有的设备和仪器都是中国制造的,没有一个是从国外进口的。”黄旭华说道。

大国应该有自己的力量。黄旭华指着书架顶部的安装架说,他自力更生,勤奋,合作,无私。这是1974年第一艘核潜艇交付时总结的精神。它仍然没有过时。

忠于国家是最大的孝道。

努力工作会让世界震惊,宁愿成为一个无名之辈。

1958年,黄旭华去北京出差。直到他到达北京后,他才知道国家要求他组织核潜艇的开发。这项工作要求他始终严格遵守国家机密,不泄露自己的工作单位和任务。一辈子做一个无名英雄,保持无名。如果你进入这个领域,你将准备好工作一辈子。即使你犯了错误,你也只能留在单位里清理。

黄旭华毫不犹豫地同意了。这样,他淡化了与亲戚朋友的联系。1962年,当他的妻子因为工作需要搬到北京时,一家人聚在一起,但他们仍然聚在一起的越来越少,分居的越来越多。他的女儿称他为“客家人”,他们回家探望他。然而,他与广东老家的联系仅限于书信、电报和每月生活费。

1957年元旦离开广东老家时,黄旭华的母亲告诉他要经常回家。当时,他欣然答应。没人预料到我再次见到母亲是在1986年11月。

一个区别是30年。父亲和二哥死后,黄旭华无法回家参加葬礼。老人问他在做什么,说不出话来。我不能回去,因为我家里有大事。兄弟姐妹,甚至母亲都必然会感到沮丧。

1987年,黄旭华送给母亲《文汇报月刊》,该月刊发表了一篇名为《无名生活》的长篇报告文学。这篇文章写了一个“总设计师黄”的故事,他为中国核潜艇事业埋了几十年的名字。文章还提到了“他的妻子李世英”。

此刻,黄旭华母亲几十年来的疑虑得到了解决。老人把所有其他的孩子叫到他身边:每个人都应该理解和理解三哥(黄旭华)。

自古以来,忠诚和孝顺都很难满足。在黄旭华看来,对国家的忠诚是对父母最大的孝心。“我欠父亲、母亲、爱人和女儿一笔永远无法偿还的债务。”黄旭华说,现在他每年冬天都戴着妈妈留下的围巾,“我觉得妈妈戴上这条围巾后一直陪着我”。

光明日报(2019年9月26日,04)

上一篇:落实安全生产责任!菏泽开发区持续深入开展安全生产专项整治活动

下一篇:维尔利:业绩符合预期 餐厨垃圾处理龙头保持强劲增长
延伸阅读

相关新闻
新闻